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四十九章再见神秘人:日本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任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现在日本的修行界已经不能够再对中国修行界构成威胁了,至于日本那些幸存的修行者和忍者是否会报复并没有人会放在心上,中国的修行界似乎在经历了一场动荡之后再次的安静了下来。

  上海近郊一栋别墅的地下密室内,吴天双目微闭盘膝坐在一张白玉石床之上,这张白玉石床是吴天这些年间花钱收集的极地寒冰玉拼制而成的,对运功调息改造身体极有好处。

  密室仅有十平方米左右,这张白玉石床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密室四周的墙壁是白色的,地板是打磨的光华的白色大理石。白的地,白的墙,白的床再配上吴天白的发,密室中的一切都是白色的。

  此时吴天双手合十,一团拳头大小的暗金色光团在他额前慢慢的旋转着,似乎无形中有某种能量在不断的补充着这个光团使得吴天不断的将光团中的能量吸入体内而不至于让这拳头大小的光团有丝毫减小。金色的能量物质不断的从光团中流出渗入吴天的眉心,吴天内心一片通明,全身舒泰。

  吴天与天照大神的一战是他度劫后第一次的全力调动体内真元作战,也是第一次几乎将全身的真元都运用的几乎枯竭。而经过这段时间的调补吴天体内的真元量似乎又增加了不少,元婴也象是长高了些,对《神佛录》初篇中原来不是很理解的地方似乎有了新的认识。

  吴天的神念送出很远很远,似乎他已不满足于对地球能量物质的吸收,所以他将神念送离了地球。在他的神念中九颗自身飞速旋转的星体正围绕着一颗耀眼的发光体按照各自的轨迹运转着。好象哟某种奇怪的力在制约着他们,他们之间也像是存在着某种奇妙的联系般各自存在着。吴天能够感觉到他们之间旋转所产生的力,他现在从外界吸收的能量也证书来自于这些力。

  他紫腑中的元婴不断的受到他所吸收的能量的滋补,长高了一寸的元婴似乎也近饱和,元婴外层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金光。他体内的真元数量也以极快的速度增加着,他的经脉不断的被扩充,而他经脉的颜色也逐渐的呈现出透明的颜色。

  在吴天的内视下,他体内的一切都变的十分真切,“蓬”的一声脆响。包裹着元婴的那些金光终于达到了它的极限,在不断渗入的能量的冲击下蓬然破碎。吴天的元婴受到了轻微的震动,随后九点亮光在元婴的周围闪起,然后迅速的聚拢,金色的《无字天书》页面乍合既分,书页的颜色也跟着暗淡了几分。在九片书页聚拢的一瞬间有很多信息传进了吴天的脑海,这短短的一瞬对于吴天而言似乎像是过了很久。

  吴天似乎悟出了一些东西,双眼中有精光射出。他重新将神念放出,这次神念到达了更远的地方,他的脑海中不在是单一的九颗行星,除此之外还有无数颗繁星,这一片星图在他的脑海中十分清晰。他试着吸收星空中的能量,于以前吸取能量不同,这次不再是从旋转的九颗行星中传出源源不断的能量物质,而是星图中无数的星力涌向了探知中的污天,每一颗星星都散发出微弱的星力供吴天吸收,虽然这一点点星力对与每颗星星来说可以忽略不计,可是这却足够吴天消化的,吴天不敢再从星图中吸取能量,因为刚刚吸收的那点已经足够他消化了。

  那些涌入的星力呈淡蓝颜色汹涌的融入到吴天的经脉,最后经过循环淬炼化成蓝金色彩度入元婴,而元婴在受到这股星力的滋补后竟然慢慢的改变了颜色,暗金色的小人逐渐的变成蓝金色彩,并且长到了二尺高。

  这股星力霸道而又柔和的改造着吴天的元婴,虽然霸道却不至于让吴天感受到痛苦,即使有一点点的不适和疼痛也被那股柔和的力抚平。

  吴天的修为再一次有了突破,他已经完全参悟了《神佛录》初篇的功法,现在可以更进一步的去修炼《问佛篇》了。《神佛录》这种无上的修神功法一共分为《初篇》、《问佛篇》和《神佛篇》三部。初篇是最基础的功法,相当于修佛的入门,只是他修炼的方法不同于修佛界的修行功法,它注重于对宇宙奥妙的探索,而《初篇》就是对九大行星奥秘的探索,从九大行星运转及相互制约中吸收所需要的能量,而《问佛篇》则是着重对星力的理解和吸收,能够完全参悟和掌握星力的吸收运用的功法便已相当于大罗金仙的水准了,能参悟带《神佛篇》的境界便已经是窥到了神之境界。

  大罗金仙是比仙更高一级的存在,实力比仙级高出了十几倍,已接近于神却还不是神,当然吴天并没有达到大罗金仙的水准,他才是刚刚进入《问佛》篇的修炼而已,实力怕是比不上厉害的仙佛级高手呢。

  吴天缓缓的收了功,现在他正在回想从就《无字天书》中获知的一些信息,在度七重佛劫之时,过那七世轮回之劫时吴天便差一点揭开了自己的身份之秘,而现在《无字天书》又给了他提示,他在思考,思考着该如何做。

  他就这样静静的在白于石床上坐着,什么也不做,也知过了多久,也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想了多久,他的神识再次不知不觉的延伸了出去。忽然从石床上坐了起来,他脸上出现了极其复杂的表情,因为他的神识在虚空探索时遇到了另一个人的探出的神识,那是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一股刻骨铭心朝思暮想的气息。

  吴天快速的踏出密室,身体“嗖”的窜入了虚空,没多时便已出现在一片海洋之上,这里正是印度洋的中心地带。在他的前方不远处,一个人漂浮在虚空之中。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一个面容普通的人,一个眉心处有一道一公分左右大小闪电形伤疤的人,一个他刻骨铭心,恨之入骨的人。

  这便是杀害吴天的师傅了尘的那个人。